沐汐蓝琰

写作小萌新\(//∇//)\
可以叫我小蓝或者琰琰
谢谢支持😁

想发原创小说>:-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啊

三生三世【苍羽】(双重生)

17(完结)
擎苍和令羽一同入了东皇钟,使得二人受到的魔气分担了一半,所以才能全身而退。
擎苍昏睡了两百年,才恢复了元神醒了过来。
可令羽却是仙族,魔气对他的侵蚀也更严重些。
折颜的法子都用了,唯一剩下的便是等,等他什么时候元神大好,睁开眼看看这四海八荒。
白浅叹气,走进房内,将手上新折的桃枝放在床头,“我去桃林里瞧了,过些日子,桃子就熟了,等九师兄醒了,大概能吃上最甜的桃子。”
擎苍点头,“他,很快就会醒的。”
话语中的坚定让白浅红了眼眶,她忍不住伸手推了推擎苍的肩膀,“你看看你现在狼狈的模样,等九师兄醒了,你就让他看见这样的你?”
擎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实,百年来他何时注意过面容,此刻恐怕已是发丝凌乱,面容憔悴了。
擎苍轻抚令羽的额角,“小羽,等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擎苍向着白浅微微点头,便出门整理。
白浅叹气,坐到床边,握着令羽的手,“九师兄啊,这百年来,他的性子可真是变了......往日里哪可能这么平缓地与我说话,大都是三两句便唤法术将我丢出去了......
那日若水河畔,我真的以为......以为你要苦等他一世,却不曾想,这等的人,却是他......
你真的,叫他好等啊......”
白浅俯身将头靠在令羽手上,“九师兄,师父和师兄们也很担心你......”
白浅正絮絮叨叨地说着心里话,紧握着的手却微微动了动,她一惊,猛地起身,盯着令羽,果然见他眼睑微颤,已是要醒的征兆。
白浅惊喜地大喊,“擎苍!擎苍!九师兄他!”
擎苍心头一跳,匆匆跑进房中,“小羽他怎么......”
擎苍站在门口怔怔地望着床上的人,望着那人清澈的眼眸。
擎苍恍惚间忆起他们初见时,天蓝水碧,他一身月白骑装,身后是一派青青的茂林。
“擎苍......十七......”令羽微微张嘴唤人,才唤回了人的思维。
擎苍大步上前,俯身抱住了床上的人。令羽对着擎苍身后的白浅眨眨眼,浅浅一笑。
白浅含着泪微笑着走了出去,为他二人腾出空间。
令羽伸手回抱住身上的人,“怎么啦?”令羽感受到颈间一片湿润,不由勾唇,“怎么了啊......怎么还哭了......谁欺负你啊?告诉我,我去教训他。”
擎苍松开手,看着令羽眼中的笑意,狠狠地咬上他的唇,含糊不清地开口:“是你......就是你欺负我......让我等了百年!”
令羽推开他,舔了舔被他咬过的嘴角,撅了撅嘴,“我等了你几万年都没等到,你如今等我这百年便说我欺负你......”
擎苍凑过去用鼻尖蹭他的鼻尖,近在咫尺的呼吸让令羽脸红,“醒了就好......醒来就好......”
令羽主动伸手揽着擎苍的脖颈,仰头吻上他的嘴角,“我说过,这一世,你别想丢下我!”
擎苍按着他的后颈,加深了这个吻,紧紧抱着怀中的人。
时间在流转,山河在变迁,一切仿佛都变了,可又似乎没变。
擎苍觉得,最起码,他的小羽,依旧是那个眼中盛了天蓝碧水的青年。
一切的痴缠与等候,都源于青青茂林前的那一眼。
只缘君一回顾,便将韶华倾负。
其实爱,很简单。

――――――――――――――
呐呐呐,这篇文章就这样结束了
一开始还想着要换一个名字,写着写着,却发现这个名字其实也挺适合的,一开始是一世,重生又是一世,祭了东皇钟后,便可以算是全新的一世了
三生三世,便是这三生了
这是小蓝第一篇发出来的文章,也许很短,却也是付出了很多心血的
感谢每一个送给我小红心,小蓝手的亲们
更加感谢小可爱们的一条条评论,这些都是我的动力哟😄爱你们哦(´-ω-`)

三生三世【苍羽】(双重生)

16

     晨曦,微风吹拂,片片云朵随风儿游动。房外的桃林缓缓摇摆,飘散着淡淡的温暖与柔情。

  溪边树下,面容俊美的青年手执一子缓缓落下,“喂,老凤凰,那个人,什么时候会醒?”

  另一人身着淡粉的衣衫,盯着棋盘,“谁知道呢,看他们的命数吧。”说完落下一字,对着面前的人挑了挑眉,“真真,我赢了哦。”

  青年甚是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将手中的棋子撇下,“走了,小五唤我回狐狸洞住一阵子!”

  “哎哎哎,别啊,真真!别生气啊!我再输给你一把......”

  声音渐渐远去,十里桃林内再次恢复安静,只有阵阵桃叶摇动的声音。

  趴在床边的黑衣男人握着床上人的手,“折颜上神同白真上神每日都要来上一遍这种戏码,也不嫌累......等你醒了,我带你去人界看戏好不好?听白浅那丫头说人间的戏班子都有趣极了......”

  男人自顾自说着,赤色的眸子闪了闪,似乎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可是,床上的人却没有半点反应,连眼睛都不曾睁开。

  男人终于忍不住,无力地握着那只修长的手。

  “小羽......你什么时候醒来啊?”

  自若水一战,已经已经三百年了。擎苍在一百年前醒来后,便日夜守在令羽床边,好让他醒来第一眼便看见自己。

  可整整一百年了,他不曾睁眼看过他一眼,始终睡着,若是没有那微弱的呼吸,擎苍一度以为自家爱人不会醒来了。

  擎苍凑到令羽脸庞,轻轻在苍白的脸上印下一吻,“小羽,你睁开眼看看我啊......”

  白浅站在门边看着房内的场景不由得轻叹。

  那日若水河畔,她被令羽一掌打回地面,急切地唤令羽的名字,却已经得不到任何回应,她绝望地瘫坐在地上。墨渊蹲在她旁边揽着她的肩安抚着。

  不知过了多久,那东皇钟的魔气渐渐散了,子阑突然冲着半空大喊:“师父!那里有两个人!”

  墨渊连忙抬头去看,半空中果然有两人直直坠落。

  墨渊回过神来拉着白浅上前接人,白浅抱着令羽大哭,“九师兄......”

  子阑轻叹一声,微微扭头,却也不禁红了眼眶。

  擎苍和令羽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即便是刚才墨渊同白浅的动作也没有令他们分开。

  墨渊俯身探令羽的元神,神色猛地一变,“去请折颜!”

  白浅又惊又喜,“师父!折颜来他们是不是就有救了!”

  墨渊面色沉重,“我也不能肯定......我方才探令羽,发现他元神并未消散,擎苍也是如此,也许......”

  白浅再也顾不得掩盖身份,匆匆带着两人来到了十里桃林。

  

  

三生三世【苍羽】(双重生)

15

  离怨同东皇钟一同飞悬在空中,天地随着东皇钟的出现而变色。

  擎苍正欲飞身上前,却被司音一把抓住,“喂,你,你要干什么!”

  擎苍轻笑,一向轻佻的面容,竟让司音看出几分郑重,“答应我,照顾好小羽……”

  司音一惊,“你要做什么!九师兄在等你!”

  “告诉他,我爱他。”

  司音依旧用力拉着他的袖子,“我不!你自己告诉他!”

  擎苍无奈,却不禁笑了笑,“有你这么拦着,小羽想来不会有事......这样,我就放心了。”

  司音又怎么拦得住擎苍,她被擎苍定了身,眼睁睁地看着擎苍飞身而去,不由喃喃道:“你,这不是在要九师兄的命吗?”

  擎苍在半空中颇有些无奈地笑笑,“真是没想到,这一世我还是会用自己来祭这东皇钟。小羽......我们,真的无法在一起啊......”

  这次,还会有来世吗?

  擎苍的身形渐渐被东皇钟吞噬,司音身上的禁锢也随之消失。

  司音神情复杂地盯着半空看,身后急促的呼喊声让她一惊。

  “擎苍!”

  司音回头看去,令羽面色苍白地飞来,显然是已经看见了擎苍的去处,落地时踉跄了两步,见了司音更是浑身颤抖,“擎苍呢?那个不是他对不对!那个不是他......”

  司音只觉得喉咙里塞了什么东西,哽咽着无法开口说出实情,“师兄......”

  令羽身子一抖,抓着司音的手低下了头,“他......又骗我......他说了不会离开我的......他说好......”

  司音正在组织着语言,令羽已经抬起头,对着她轻笑,抚着她的脸庞,“浅浅,照顾好师父。”

  白浅还未反应过来对方对自己的称呼时,令羽已经飞身而去,对着半空中仍在散发魔气的东皇钟飞去。

  “师兄!”白浅飞身去抓他,可令羽的法力向来比她高,令羽回身一掌打在她肩上,白浅不受控制地坠落,令羽却更向着东皇钟飞去。

  “九师兄!”

  令羽嘴角却是带着笑,“擎苍,我来找你了......我说过了,你若是再敢甩了我,我就死在你面前......如今,我便来陪你!”

  触及东皇钟外围,令羽便被魔气所侵蚀,顿时有一种被火焰包围的感觉,片刻后,又变成一股冷气钻进他的骨头里。

  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他生不如死。他不由忆起前世自己来到东皇钟旁时,那为自己散开的通路。

  “擎苍......”令羽在意识消失前不由自主唤着心爱之人的名字。

  在重重魔气中,似乎有一阵清风拂过,带来不知是谁的叹息。

  “你怎么......这么傻......”

三生三世【苍羽】(双重生)

在老师给的众多国庆礼物(ps:作业)中偷偷摸鱼,来证明我还活着
14
       大雨依旧下个不停,墨渊心中隐隐不安,这四海八荒还从未出现过这景象。

  司音不放心令羽跟着擎苍回去,便编出各种由头让两人住在了昆仑墟,擎苍也不曾多关注鬼族的事,全心全意陪着令羽。

  擎苍此生自然不会动东皇钟,可那边司音同离镜的种种依旧在发生着,只不过这次率兵攻打仙族的却是大皇子离怨,玄女也依旧被打,被叠风卷进了昆仑墟,那图依旧被偷去。

  到头来,擎苍和令羽什么也没能阻止,他们辛辛苦苦瞒着对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将自己从这件事件中摘得干干净净,事情看似与他们无关。

  可这四海八荒又有谁能完全置身事外呢?

  擎苍轻抚令羽的眉眼,“小羽……我要是回不来……记得照顾好自己……”

  令羽一惊,抓着他的手,“你要做什么?我不许你去!你不是说不会离开我吗?”

  擎苍轻轻吻上他的唇,下一刻令羽只觉得后颈一痛,便再无意识。

  擎苍轻柔地将令羽放在榻上,“小羽,等我回来……”

  擎苍来到若水河畔两族交战的地方,那端的离怨正在对着鬼族的士兵大喊着:“父王被仙族的妖精迷了心智,现在仙族还要扣押父王,今日由我暂任鬼君,我们要攻打他们,让他们放了父王!”

  “逆子!本君何时把鬼君之位传给你了?”擎苍站在离怨远处看着他,眼中带着怒火。

  “父王!你不要被那个妖精迷住了!我们鬼族也该反抗仙族了!”

  擎苍挥手,离怨便被重重击倒在地,“不许你这么说他!”

  离怨满眼怨恨,“父王,你当真要为了他甘愿折服于仙族吗?”

  擎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随后离怨眼中的怒火却让他有些微愣。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他的孩子们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

  “父王,既然您已做好了选择,那儿子便再无顾虑了。”

  若水河水在东皇钟的魔气的催动下不断翻涌,擎苍飞身阻拦离怨,离怨自是不敌擎苍,很快便败下阵来,擎苍挥手将东皇钟收回。

  离怨单膝跪地,手捂着胸口,抹去嘴角的鲜血,一双与擎苍极为相似的赤眸中充满了怨恨,可他却笑了,“哈哈......父王啊,你以为,我是突然来打这一仗吗?”

  擎苍猛地看向手中的东皇钟,那法宝却不受他控制。再次飞向半空中。

  离怨大笑,“哈哈哈,父王,我可是有备而来啊。这东皇钟已与我命相连,今日,你是阻拦不了我的!”

  东皇钟再次散发魔气,擎苍眼神晦暗,“离怨!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小蓝又来推文了😂😂
隐匿了许久的小蓝复活了,但是那篇文还要再等等哈
p1-2我和好基友(❁´ω`❁)晋江都是同名哦(´-ω-`)
p3-4是好基友的文文,盗墓题材小说《长生劫 红尘渡》
p5是我的第一篇小说,之前来推过哈😄《霸道总裁寻夫记之吾家有儿初长成》现代耽美生子文
p6-7是我新发表的文章《墨染经年》古代重生耽美文
新高一啦,可能没时间日更啦,我争取保证周更哈😄
感谢大家的喜欢😍

军训什么的最讨厌了(T ^ T)高一狗伤不起啊
暂停更文一段时间,粉什么的就掉吧😭😭真的没时间写文了
最后想吐槽一下,我们哈市六中的健美操
六中健美操是一个集瑜伽搏击操拉丁舞太极啦啦操等十几种于一身的课间操,深受学生喜爱(才没有!!!)😦学完表示要崩溃啊😓

三生三世【苍羽】(双重生)

13
  “我想见他……擎苍……”
  
  令羽缓缓睁开了眼睛,口中不自觉地轻声唤着:“擎苍……擎苍……”
  
  “我在。”
  
  出乎意料的回答让令羽睁大了双眼,猛地向一旁看去,擎苍正握着他的手坐在床边,目光轻柔地看着他。
  
  令羽再也忍不住,费力地直起身子,伸手抱住了他日思梦想的人,眼泪从通红的双眼中流出,“擎苍……我,我好想你!”
  
  擎苍心疼极了,伸手轻拍着他的背,“我也想你……对不起,小羽,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令羽所有的情绪此时都发泄出来,哭的一抽一抽的,“我,我不会,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不是,不是故意,要瞒着你……我,我怕你……不要我……我……”
  
  “好了,我知道了,是我不好,发现你不对应该早点告诉你的,不哭了,哭了就不好看了……乖……”擎苍伸手擦着他的眼泪,却越擦越多。
  
  擎苍低头吻在令羽的眼睛上,“别哭了,和我说说话,好吗?”
  
  令羽仍在抽泣着,情绪却渐渐安稳下来,“……好,好。”
  
  擎苍坐在床上,让令羽靠在他肩上,令羽反身紧紧抱着擎苍的腰。
  
  “小羽,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令羽抬头看他,反应过来他所说之事,皱皱鼻子,声音还带着哽咽,“就,被你,被你绑回大紫明宫的第二天。”
  
  擎苍微微点头,“那我们是一天……”擎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是前世死后醒来之后便是这一世,小羽和自己是同一天死的,他怎么会?
  
  擎苍伸手扶起令羽,看着他的眼睛,显然令羽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他微微点头,擎苍却用力把他抱在了怀中,摸着他的后颈,“怎么回事?怎么会……”
  
  令羽把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修长的手指顺着擎苍衣服上的纹路游走,“就是,身体出了些问题,叫你……之后就……倒是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我还真以为你这一世变了性子……”
  
  “我,我怕……”
  
  “怕?怕什么?”令羽从他怀里起身,“怕我因为前世的事不理你?”
  
  擎苍跟着他凑了过去又将头埋在他颈窝,“嗯……”
  
  声音中带着委屈,令羽不由轻笑一声,拽着他的领子提起来,“擎苍,我告诉你,两世了,我令羽已经离不开你了,从今天开始,你若是敢甩了我,我就真的要去再死一回了……”
  
  擎苍伸手捂住令羽的嘴,“瞎说什么,我不会再丢下你了!”
  
  令羽握住那双手,直身凑过去吻在擎苍嘴角,擎苍伸手按住他的后颈,正打算更深入一步,门突然被人推开,令羽一惊,连忙松开了擎苍。
  
  擎苍怀中一空,无奈地叹了口气。
  
  司音面色发黑地端着一个盘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瞥了一眼两人,顿时没眼看,“粥还有师父嘱咐要喝的药!趁热!”司音转身就走,重重地关门。
  
  哼,我还白担心那么久!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屋内擎苍没吃到豆腐,只好乖乖地下床,端过盘子,然后喂粥喂药。
  

-------------------------------------------------------
勤劳的琰琰一天三更(¦3[▓▓]
总感觉自己每一篇都立了好大的flag
在我认为哈,令羽是个多么可爱的孩子呀,会陪贪玩的师弟捉鸟,会和小阿离说话,所以应该是个很受人喜爱的人
所以就有了本文里的,有疼他的师父,为他说话的子澜,护着他的司音
总之,令羽是个乖宝宝,有很多人疼他

三生三世(双重生)【苍羽】

12
  “胡闹!”墨渊坐在令羽床边为他把脉,看着一旁站着的叠风与司音微微皱眉。
  
  司音拽着衣角,颇有些委屈,“我,我怎么知道九师兄身体这么虚弱了啊……”
  
  墨渊轻叹,“你九师兄已几日不吃不喝,本就是胃的毛病,怎经得起那么多酒?”
  
  司音瘪瘪嘴,看着令羽的目光充满了心疼,“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脆弱的九师兄……”
  
  叠风摇摇头,“别说是你了,我都不曾见过他掉半滴眼泪,这次是……真真地陷进去了啊……”
  
  “师父。”司音走到墨渊身边,“让擎苍来看看九师兄吧……”
  
  擎苍不知在外面站了多久,经历过一次心悸后,终于被面色不善的白衣弟子请进了昆仑虚。
  
  昆仑虚大厅内,墨渊正带着叠风等人在等他,他焦急地寻了一番后,却没发现想见的人,“小羽呢?令羽在哪儿?”
  
  未等墨渊开口,子澜已跨出一步,“鬼君请稍等。昆仑虚十六弟子子澜,有些话想要问问鬼君。”
  
  擎苍皱眉,目光移向墨渊,见他默许,便知是墨渊的主意,“说。”
  
  “上次鬼君拜访我昆仑虚不过一月,当时鬼君可还口口声声说不会让我九师兄受委屈,我问鬼君可说到做到了?”
  
  “我自是不愿他受委屈,可是……”
  
  可是,他是令羽啊……他是那个经历过一切的令羽……他是那个闹着自尽的令羽……
  
  “令羽放不下你。”墨渊沉着脸开口,“令羽为你付出一颗真心,可鬼君又做了什么?竟让令羽哭着跌进昆仑虚,为你不吃不喝几日,醉酒到至今还未醒。鬼君在我昆仑虚外等着,是要做什么?”
  
  擎苍的心仿佛被揪着一般疼,“小羽,你说小羽他不吃不喝?还醉酒?他胃不好,连我鬼族辛辣食物都不曾食,又怎能空腹醉酒?他在哪儿?我要见他!”
  
  墨渊不开口,一众弟子挡在他面前,他哪儿都去不了。
  
  “墨渊,我来接小羽回家……我们已然成亲,已是夫妻,我自然是来接他回家的……现在能否让我去看看他了?”
  
  墨渊低头喝茶,微微挥手,叠风便一脸不爽地带着擎苍前往令羽的房间。
  
  擎苍匆匆推门进去的瞬间,一道凌厉的风朝他袭来,他不闪不避,生生受了那一击。
  
  “擎苍!九师兄还睡着,你最好不要再惹他伤心,不然我司音和你没完!”司音重重地甩袖离去。
  
  擎苍手在微微发抖,看着面色苍白的令羽,他走到床边轻轻蹲下,怕吵醒床上睡着的人。
  
  “小羽,对不起……我又惹你伤心了……”
  
  擎苍轻轻握住人的手,发现他手中正紧紧握着什么,尽量轻柔地展开,擎苍的眼眶红了。
  
  那是他送给他的发簪。

---------------------------------------------------
写着写着总有一种令羽死了,擎苍来领尸体的感觉∑(✘Д✘๑ )才没有呢
默默地再来更一章,刷一下前段时间断更掉下去的热度
琰琰掉粉了😭
琰琰撒娇卖萌打滚来求原谅啦~
  
  
  
  
  

三生三世【苍羽】(双重生)

11
  天空阴沉沉的,淅淅沥沥地下着雨。最近不知是何缘故,天气变化无常,大雨已经数次倾盆而下。

  不过这一切令羽都不在乎。

  他素不喜喝酒,也不曾像司音一般总是钻进师父的酒窖。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整日躲在房里,不吃不喝,像是在大紫明宫里绝食一般,只不过来哄劝的却再也没有那人。

  “大师兄!九师兄这样整日不吃不喝该怎么办啊!身体会搞垮的!

  “我们都去劝了,他也没有要自虐的想法,可就是吃不进去……我和几位师弟也曾逼着他吃过几口,可很快便吐出来了……”

  “那,可是身体出了毛病?”

  “病不在身,在心。”

  “……那鬼君可还在外面?”

  “在,这雨下了多久,他就在外面待了多久了……”

  令羽蜷缩在窗边的矮榻上,门外叠风与司音的谈话却一句也没能传进他的耳朵,他头脑昏沉,身子已经经不住折磨了,可脑海中却不断浮现着一个人的模样,浮现着莲花湖边的场景。

  司音忍不住一脚踹开房门,入目的便是令羽满面泪痕,狠狠地咬着自己手背的模样。

  “九师兄!你疯了!”司音冲上去拉开令羽的手,“九师兄,不就是一个擎苍吗?这世上比他好的人多了去了,怎么就值得你如此折磨自己!”

  “……我……咳咳!”几日不曾开口,令羽只觉得喉间疼痛,司音连忙唤人端了温水,小心翼翼地喂给他喝。

  司音拿出手帕为令羽擦去眼角的泪,“九师兄……怎么,就陷进去了啊?”

  令羽伸手从发间抽出一根发簪,捏在手心细细地摩擦着。司音看了一眼觉得眼熟,仔细回想,发觉是令羽在大紫明宫时新戴的,他还夸过好看。

  司音托住令羽拿着发簪的手,“这是,他送你的吗?”

  “是……”令羽握着发簪的手慢慢用力,似乎想折断那根木簪,可是……

  令羽又将自己蜷缩在一起,将发簪压在心口,“我,我舍不得……我总是想起他,我……已经放不下他了……”
  司音不忍心看他这样子,她伸手拉住令羽的手,“九师兄,你不能这样了!”她一直将人带到墨渊的酒窖,“师兄,我每次不开心了,就来这里喝上一回,醉了,就不会想那么多了!

  司音懂得,借酒消愁,可她忘了下一句。

  令羽瘫坐在地上,身旁是仍然在喝酒的司音。

  令羽只觉得头昏脑涨,可那人的身影却在他脑海中越来越清晰,脑海中一个念头也随之越来越清晰。

  令羽浑浑噩噩地伸手扯了扯司音的衣服,“我要见他……我想,我想见他……”司音正打算去扶,下一刻,令羽却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师兄!九师兄!”

  一直等在昆仑虚大门外的擎苍,突然感到一阵心悸。

  擎苍按着胸口重重地喘了几口气,“这是怎么了……”
  

------------------------------------------------------------
消失了几乎半个月的琰琰又又回来了⋉(● ∸ ●)⋊
不知不觉间已经31fo了,谢谢大家在我不在的日子里依旧喜欢着这部小说
我其实是个很糟糕的作者,写小说从来没有大纲,很多时候都是想到什么写什么,这就导致了经常会出现不知道该怎么发展下去的场面,在晋江的那篇小说也是断更了一个星期
这篇文其实当初就是一个脑洞,第一章是我在各个物理课上摸鱼偷偷写出来的,然后就一直放在一边了,重新拿起来的时候当初的很多细节都忘了,所以有的时候会出现bug什么的,还望大家见谅哈
最后呢,还是谢谢大家的支持,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还有一条条评论都是我写下去的动力,谢谢大家啦~